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

-Where are we going?
-Future.

【密林父子/瑟莱瑟】叶子与春天HE【1】

暑假再不写文就废了/试图强行自救试图好好写文
就想看大王和叶子酱酱酿酿HE系列
脑洞突然开了,泪流满面。
——————————————————————————

那是个阳光滴落在窗沿的下午,被灿烂明亮的世界唤醒的一刹,便知有一场将邂逅的不同寻常。

你相信命运和所谓命中注定的缘分吗?

我的窗台上生出了两只绿色的,漂亮的木精灵。

你问我为什么管两盆人类世界里普通的盆栽叫做精灵?没有为什么,你瞧它们的样子,你可要仔细瞧瞧。伊露维塔是在这一点上有失偏颇的,任谁瞧了都得这么忿忿地想。这样的美,第一眼便攫拽出世界上一切光亮的明朗和透彻身心的舒爽,连同着把日月星辰也不可比拟的笑靥捧到你的面前,让你终于懂得了他们所神往而津津乐道的,所谓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假若连能生出这样一种美好的事物都不能称作精灵,罗恩·韦斯莱此刻定然高唱着霍格沃茨的校歌,与阿拉戈克一共手挽着手相亲相爱。

它们一只叫叶子,一只叫春天。这都是那一天它们在阳光下舒展着镀上金色的茎叶,懒懒地打一串惹人怜的哈欠,伸了个可爱的懒腰之后,眨了眨朦胧的眼睛,亲自告诉我的。
你问我它们是从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它们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从我的梦里长出来的罢。心里有爱,梦里也能开出花儿来,不是么?

可是那注定是非凡的一天,万家灯火明明灭灭,夜空却是许久未曾有过的星辰璀璨,两个小家伙扭动身子,醉醺醺地打着滚享受这浩荡夜幕里圣洁星光的沐浴。而后叶片微卷,一左一右地趴在我耳边轻轻吐出话来,声音软软糯糯,气息悠长。

你想听叶子和春天讲述给我的,那个如流水一般蜿蜒宛转,令人沉醉而心伤的动听故事吗?

它们暗中观察彼此,又同时悄悄地压低嗓音对我说:
这个精灵我不认得,我却总觉得是我曾见过的,熟悉得就像……最亲近的人。
我双手托住两只小精灵,让手掌慢慢地向彼此靠近。

值此良辰美景,花好月圆,既如此有缘,何不为我们讲述你曾见过的每一朵自由的流云,每一捧清澈的溪水,当然还有每一天最高的那株参天古木上温柔地立着清晨的林雀,她美丽的啼鸣会哄着铃兰第一朵纯白色的花苞羞涩地绽开。

让我大为吃惊的是,叶子与春天憋红了脸与对方对视许久,竟又同时开口:
“我曾见过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