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

-Where are we going?
-Future.

【密林父子/瑟莱瑟】叶子与春天【2】

我的叶子长出了新叶子啊啊啊啊啊啊啊超激动!!!
更更更!
感觉这个文可能会拖得很长,毕竟我本来想一次性写完大王的前半精生结果就只写到……

————————————————————————————

闻言两只小精灵猛地抬头,试图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架势互相瞪视,剑拔弩张,“凶相”毕露,谁也不服谁。

相持不下,叶子先开了口。

那一年巨绿森林的木笔花漫山遍野地盛放,盛况空前绝后——那是你自以为耗尽一切天马行空的天才灵感,亦不能得其万一的壮阔磅礴。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尤其敏感,捕捉在那颤动的空气中,清冷与热烈无比奇异的水乳交融。花枝上清透的晨露映出碧空深邃的天光水色,甚至连入目的每一朵云都白得迸出光亮。三月的阳光被风吹进苍翠的群山,流水和松涛唱起自然赐予万物生灵的圣歌,连同凝成薄雾的花香一起,萦绕在每一只精灵的耳畔。

那是第一纪元最美丽的春天。

而世界,的确迎来了真正的春天。

欧瑞费尔站在宫殿最高的一级石阶上,在那之上密密麻麻的竟满是古奥玄奇的昆雅铭文,冰冷地泛着拒常人于千里之外的暗金色光芒。他为孩子轻声唱诵起古老的歌谣,像悠扬的风笛,宛转在清风里。最纯粹的阳光为他沐浴洗礼,天地因他的诞生而重焕生机。当怀中的小精灵缓缓睁开双眸——那一刻仿佛坚冰碎裂,云破月来,经年积雪融成淌润的春水;俄而便浸润出春色无边,风熏草暖。

万紫千红披锦绣,流光飞霞耀江山。

Thranduil,Vigorous Spring.

王俯下身来亲吻孩子光洁的额头,温柔、坚定而郑重。
“这个孩子将以春天为名,维拉的祝福伴随他永恒的生命,像大地和天空,像歌声和森林,他的心灵永远闪耀,他的快乐翠绿长青,他的存在即是光明。”

臣民皆俯首而拜。无关血统,无关法力,那是与生俱来春日般的包容广纳,温柔而润泽,有幸得见者如何能不自甘沉醉。

王抱着他走进森林,亲手摘下了那一日清晨阳光亲吻的第一片新生的绿叶,施法使之稳稳地贴在小王子的胸前。精灵们环绕着王与王子踏起花开的舞步,吟唱着灵动如水的清新的歌。它们捧出各自收集、珍藏许久的一晕晕细碎星光,如梦似幻,为这世上的至美加冕。

那是我与他的初见,那时我还未有现在的名字——神赐予了精灵那样漫长的岁月,我何其有幸能伴他成长,陪他饮尽一切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