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

-Where are we going?
-Future.

盛夏光年End(5)


脑补了一下死了都要爱的洗手间虐到爽爆了
这两只完全就是我心里的曹荀啊。

你看,这是你,那是你,翻过反面来还他妈是你。

傻洋姜:

荀彧在钱柜定了个包间,曹操前几天淋雨病了,去得尤其晚,身上滚烫滚烫,还是穿的可圈可点。程昱推开门说诶哟各位,好久不见。

郭嘉正站在那儿唱歌,深情款款手舞足蹈的,立马停下来看着他俩,不成不成,迟到了罚酒三杯。

程昱拦他,说别,曹总病着呢,我替他喝。

一转头曹操已经开了新的酒咕嘟咕嘟往下灌,喝完打一嗝儿,说我不用你替。

郭嘉似笑非笑,歌也不唱了就盯着曹操,那不是,曹总什么酒量,当年可是千杯不醉。

酒喝得猛了,一上头就晕,曹操扶着沙发坐下,挨着一个人坐,那人拍拍他的手,怎么?怎么病了?

曹操转头,居然是荀彧。他和当年一模一样,看来叫人惊心。

荀彧关切地看着他问,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让我去接你,怎么病了?是不是淋了雨?

曹操晕乎乎地对他笑,心里念着一句话,驴倒架子不倒,怎么着也得撑住了。他回过头去看着他们闹,郭嘉程昱贾诩三个人肚子里都是墨水,纯黑色的,俗称腹黑,面儿上温文尔雅,实则天天惹事生非。

荀攸坐过来给了他一杯热茶,曹操一把搂住他,诶哟还是公达会疼人,荀攸老实,任由他搂着也不说话。

中途荀彧去了洗手间,曹操清醒了点儿,放开荀攸也跟着去。

两个人站在镜子前洗手,曹操看他一眼,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结婚了,伴郎会是我。

荀彧装作恍然不知的样子扯过纸巾擦手,你不是忙么,大老远的请不来你。

曹操抱臂靠在墙壁上笑,荀彧,我真没那么忙,你打一电话,啥时候我都立马飞过来。

荀彧也笑,特别客气那种。




厕所外边儿有人扯着嗓子在唱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不知道是不是全国各地的KTV里时时刻刻都有人在唱这歌儿,但是他和荀彧独处的时候真他妈不该是这歌儿。

曹操扯着荀彧进了一个厕所隔间,头上大剌剌打下来一束光。人烦躁的时候看什么都不顺眼,包厢里暗得慌,拉屎的地儿倒挺明亮,可是荀彧半低着头,脸上还是阴的。

你就这么和我客气。曹操压低声音问他。

荀彧垂下眼睛。

你就这么喜欢她。曹操觉得自己心炸开了。

荀彧抬起眼睛看他。




荀彧,过去的一个月我想明白了一些事儿。

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荀彧很轻微地皱了皱眉,然后撇开了眼。

从前的荀彧是不会撇开眼的,他有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会带着笑意看着自己。程昱说的,他看你的时候眼睛里可都是蜜。

高三元旦通宵的晚上他就那样清清澄澄地看着他,那个时候曹操搂着他问咱们能不能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荀彧顿了顿,说能。曹操再问他好朋友是不是都得呆在一块儿,荀彧笑了,说是。曹操放心了,说那咱们去北京,你上北大去,我就跟边儿上选一学校离你近点儿。荀彧说你胡来,填志愿可得好好填。

志愿当然好好填,填志愿前曹操还看了半天五道口地图。




曹操伸手握住荀彧的肩膀把他抵在身后的墙壁上,用力得要捏碎他的骨头。

荀彧,我知道说这些都太晚了,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

荀彧,你看着我行吗。

你看看我,像以前那样看看我。

我求你。




他不要那些自尊了,不要那些没用的骨气,也不要使什么欲迎还拒的招数,他从来没有挽留过别人,可是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他只有一个他,他这辈子只有一个荀彧。

曹操骤然倾身去吻他,荀彧大骇,慌张地偏过了头。

曹操吻过很多人,吻技炉火纯青,这么些年只有荀彧躲过他的吻。




你还喜欢我吗。

你真的喜欢她吗。

那高三的时候呢,那天晚上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狗血都市言情剧的台本居然从曹操嘴里一句一句蹦出来,羞得他脸都红了。以前总有人逼问他,你不是说过爱我吗,不是说过要和我一直在一起吗。他向来都很不屑,男人就是这样,说爱你的时候是真的爱你,不爱你的时候也干脆利落。

可他这回真的急了,在公司开会和合作方吵架的时候都没这么急,他甚至急红了眼。他终于知道那些或青涩或成熟的女人是怎么说出这些羞耻的话来,你看着一个人往前走,他轻飘飘撇下你,他挥一挥手,对你说再见。你只能求他,对着他的背影拿出身家性命铺天一撒。

那一刻是曹操这辈子唯一一次如怨妇上身,他捏着荀彧的肩膀像无常催命那样催着荀彧的心,我真的喜欢你,真的喜欢,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否认可是我否认不掉了。你回头看看我,看看我。

过去一个月回忆翻云覆雨排山倒海的震撼到头来只有反反复复的那几个字,他恨不得剖了心递到荀彧面前一一给他细数,你看,这是你,那是你,翻过反面来还他妈是你。

他甚至着急得捶胸跺脚。




荀彧被他摇得晃晃荡荡,等到曹操终于肯停下来放开他微微喘气,才伸手摸了摸曹操的脸。

孟德,祝我新婚快乐吧。

曹操像被铁锹当头一棒打得痛不欲生的马,闭上眼咬着牙全身发抖,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脱了力,把头仰靠在身后的隔板上,自顾自笑笑。

新婚快乐。

文若,祝你新婚快乐。




荀彧走了,死了都要爱停了,在高音上颤颤巍巍的女声接着传来。那首歌叫明天你好,是荀彧的班歌。

高二合唱大赛,他们班就唱了那首歌,文科班女生们穿着水手服,一片白花花的大腿,歌声飘荡在礼堂屋顶上。可是曹操就能穿过层层大腿看见坐在舞台后弹钢琴伴奏的荀彧。

曹操拍了拍身边的郭嘉,说诶荀彧的钢琴弹得真好嘿。

郭嘉从小跟着荀彧长大,虽然不知道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但他莫名得意起来,那当然,荀彧那是童子功,黑灯瞎火都能给你飙一轮命运。

那个时候曹操是真的觉得荀彧好,什么都好。许多年后他才知道,当你觉得这个人什么都好的时候基本就玩脱了,那不是眼瞎,那是你爱上了他。


看昨天的我们走远了

在命运广场中央等待

曾经并肩往前的伙伴

在举杯祝福后都走散



曹操突然觉得特别累,身上的衣服是从米兰带回来的,他犹疑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地板上。他伸开了脚,低着头嚎啕大哭。

【推荐你们开着BGM:明天你好】

评论

热度(39)

  1. 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傻洋姜 转载了此文字
    脑补了一下死了都要爱的洗手间虐到爽爆了这两只完全就是我心里的曹荀啊。 你看,这是你,那是你,翻过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