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岁月不动声色地将他带走

曹丕/司马懿 大事件年表

抚剑独行游:

此年表为丕懿丕无差向


年龄上没有采用虚岁


疏漏错误请多包含




光和二年 179


司马懿出生




中平四年 187


司马懿 8


曹丕出生




建安六年 201


司马懿 22


曹丕 14




司空曹操想要征辟当时为上计掾的司马懿,然而司马懿以风痹为借口辅以卓越的演技推脱了这个offer。




建安十三年 208


司马懿 29


曹丕 21




司徒赵温征辟曹丕,却被曹操以“这是因为我的地位而导致的PY交易”为理由废了曹丕的出仕机会。曹操废三公置丞相,六月为丞相,强行征召司马懿为丞相府文学掾,文学掾主管教化,加上“使与太子游处”AKA“和曹丕探讨哲♂学培养情♂感”这句几乎官方盖戳的解释,那年丞相府内一场甜虐交加的师生爱情拉开了序幕。曹丕刚刚失去了出仕的机会,就被空降了一个新老师,其中关系耐人寻味。(老板:还是给儿子找个cp安抚一下他受伤的内心吧,没有cp怎么能出仕。)并且这一年叡叡两岁阿师出生,说不定丕司马二人还会讨论一下孩子的教育问题呢。(二丕:先生因小儿夜啼辗转不能寐?不如到我府上来住吧。)赤壁之战的时候曹丕随军出征,不知道司马懿有没有去,搞不好还是三大军师的第一次大型隔江面基活动。




建安十六年 211


司马懿 32


曹丕 24




曹丕为五官中郎将、副丞相(虽然个人比较认同做为丞相副手这个说法,因为副丞相这玩意儿从来没出现过很不符合逻辑),有了自己官署,不能每天和先生腻歪在丞相府了,但终于迈出了走向人生巅峰的第一步。(老板:文若都不在我身边,谁要忍受小情侣秀恩爱啊,赶紧出仕给我一边凉快去。)司马懿在魏国建立前分别担任过黄门侍郎、议郎、东曹属和主簿,其中前两项工作地点在皇宫(议郎为闲置),东曹属职务为监督武官和负责两千石高官的升降任免,主簿职务为辑录审查丞相府中各事,工作地点都在曹操身边,可以推测司马懿基本应该是跟随曹操征战。




建安十四年东征,曹丕随征。建安十五年没什么大事,大家都呆在邺城。建安十六年西征马超,曹丕留守邺城,开始大量创作情深意切的怨妇诗,《感离赋》《离居赋》《猛虎行》《杂诗》等,除了因立嗣担忧,也许还因为先生不在身边才会“辗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吧,没有先生给自己打气的曹丕想到夺嫡之战真的会紧张,曹植刚刚封了平原侯随军出征而自己只是个留守儿童,只能用南皮之游来安抚自己孤单的内心了。




在之后的建安十七年、十八年、十九年征孙权时曹丕皆随征,虽然可能没什么明面上的交流但小情侣终于能在一起征战啦,快让先生安抚二丕在夺嫡问题上惶恐不安的心。




建安二十年 215


司马懿 36


曹丕 28




曹操西征张鲁,司马懿随军,提出乘胜攻打江陵但被曹操讥为得陇望蜀,曹丕留守孟津,日常留守,幼子夭折。二丕心里一定很不好过,只好一边给季重写信一边暗搓搓勾搭钟师傅,仲达心里肯定也不好过,献奇策却被忽视,两个人只能隔空抱头安慰彼此。




建安二十二年 217


司马懿 38


曹丕 30




曹操于建安二十一年进魏王,二十二年十月立曹丕为太子,至此夺嫡之战终于尘埃落定,司马懿迁太子中庶子,有情人终成眷属。(老板:爸爸今天见证你们正式结为夫夫。)太子四友曹丕后援会正式成立,不过“每与大谋,辄有奇策”应该也包含在夺嫡之战中的谋划,夫夫搭配搞事不累嘛。从曹丕搂着辛毗脖子说自己很高兴那件事可以推测他应当开心得要上天的,那么多年的隐忍终于迎来了胜利,对于辛毗这么正直的人都会喜形于色,不知道在司马懿面前狂喜乱舞成啥样了。




然而事情当然不会那么简单,曹操对于司马懿自然是放心不下的,狼顾鹰视估计是夸大,但也证明了曹操对司马懿的态度并不怎么样,曹丕心里自然是对司马懿好的,一个在他最艰难的低谷也坚定站在他身后为他出谋划策的人,就算理智告诉他不能完全信任这个人,哪怕自己一向对父亲温顺服从,但以他有恩必报的性格也绝不会放任司马懿被自己父亲迫害,所以面对父亲的训话时才会维护司马懿,“太子素与帝善,每相全佑,故免”,这句放原话因为实在是太甜了,可以算是对丕司马关系的一个很好的见证。晋书里统称曹丕为太子或者天子,并没办法得知曹操对司马懿一系列的质疑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事,不过“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这样直白的告诫应该是在曹操将曹丕确定为继承人之后,一方面曹丕的“家事”将来一定是整个魏国的事,一方面司马懿为太子中庶子明面上再次和曹丕亲近。这句话值得深思,毕竟从丕司马的基情来看确实是干涉了二丕家事,因为先生已经是二丕家里人了嘛。




但建安二十二年是悲喜交加的一年,这一年魏国爆发力瘟疫,建安七子中五位死亡,曹丕对于友人的死亡想必是十分悲伤,身边的知心人又少了,但又该为幸存下来的朋友高兴,只好抱紧司马懿啦。




建安二十三年 218


司马懿 39


曹丕 31




曹操西征刘备,司马懿为军司马随征,而曹丕留守邺城写《典论》,cp不在身边只好写书著籍。




建安二十四年 219


司马懿 40


曹丕 32




曹操西征临汉中,曹丕在邺城监国解决了魏讽案,司马懿提议联合孙权肛关羽,成功解围樊城,小情侣一内一外为国分忧,联手干大事感觉真好。




建安二十五年/延康元年/黄初元年 220


司马懿 41


曹丕 33




正月曹操在洛阳去世,局面复杂各方势力都有所渴求,特别是曹操在死前召唤曹彰但曹彰还没赶到,夺嫡之战仿佛又要重燃,司马懿主持丧事让场面没有失控,使曹丕得以在邺城顺利继承王位,这手助攻必须给满分。




曹丕继承魏王和丞相之位,将司马懿迁为丞相长史,这下爸爸不在了小情侣可以肆无忌惮腻歪在一起了,之前聚少离多数年现在一定要补回来。不过面对司马懿提出来的关于不能舍弃樊城和襄阳的建议,曹丕没有采纳,事后万分后悔,早说要听cp的话了嘛。孟达投降也是,司马懿认为这个人人品不行怎么能委以重任(仲达:情敌死开啊!),二丕坚持要任用,也可以理解嘛毕竟是树立投降有肉吃的榜样,结果孟达后来果然又反。




年度大戏禅让拉锯战拉开帷幕,司马懿在这场年度大戏开始了好久才上书请曹丕称帝,这算是为了故意避嫌吗,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曹丕假装傲娇一推再推,不过让禅表看起来就很胃疼……(二丕:先生啊,这都是套路,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太无聊了求帮助QAQ)




曹丕称帝后那句“舜禹之事,吾知之矣”饱含太多感慨,三十三岁的他已经两鬓染霜,从受禅台上走下时我愿相信他们俩曾心有灵犀对视彼此。




曹丕在称帝之后开始非常耿直地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司马懿当然在这个名单上,封安国乡侯,迁督军、御史中丞。(不过三国志上禅让拉锯战的时候仲达上书时头衔就是督军御史中丞,所以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迁的)本来还为司马懿创造了一个新的官位,大丞相,品第一,先生可能吓到了,怎么突然就这么大一个官呢,要不得要不得,实力拒绝。




黄初二年 221


司马懿 42


曹丕 34




可能是意识到了督军和御史中丞的工作地点并不方便谈恋爱,黄初二年曹丕迁司马懿为侍中、尚书右仆射。尚书台在宫城内,离曹丕日常起居之处并不远(没错我去走了一遍),侍中是加官,可以说是于君主关系最亲密的官了,等于给了司马懿进出省内的free pass,真的不是为了方便你俩在宫里谈恋爱吗!


(放一个《汉魏制度丛考》对侍中的描述)





黄初三年 222


司马懿 43


曹丕 35




曹丕开始了日常跑去许昌活动和日常伐吴面基活动,十月写了终制,孙权在建业称帝,一看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伐吴立马激动的曹丕亲自南征。




黄初四年三月才回洛阳,九月又跑去许昌。这一年刘备便当刘禅继位,二代背锅侠们的时代正式开始。




黄初六年 225


司马懿 46


曹丕 38




黄初五年日常伐吴第二波,司马懿留守许昌(二丕:哈哈哈终于换先生留守了)。




黄初六年日常伐吴第三波,司马懿留守许昌(二丕:计划通)。一方四处征战,一方镇守许昌,这是曹荀的模式啊,足以可见司马懿在曹丕心中的地位有多重,特别是结合曹丕临行前给司马懿的诏书“吾深以后事为念,故以委卿。曹参虽有战功,而萧何为重。使吾无西顾之忧,不亦可乎”,很好很好,你们曹家就喜欢把cp比为张良萧何之类的。这话说出来越想越是可爱,曹丕单独给身边熟人的诏书读出来就像是日常对话一样亲切,“不亦可乎”这句简直能想象出二丕祖传拉小手技能发动笑着对先生说这话。




这一年曹丕又给司马懿加了一堆官,抚军大将军,假节,录尚书事(晋书说是黄初五年但二丕的诏书是黄初六年,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二丕式浪漫就是给喜欢的人创造一个官位比如抚军大将军再疯狂发糖。(陈群:求求你们秀恩爱单独写诏书不要带上我当电灯泡,眼睛都要瞎了!)面对司马懿式实力拒绝,曹丕当然是不干的,先生兢兢业业工作那么多年必须得有奖金,所以说“吾于庶事,以夜继昼,无须臾宁息。此非以为荣,乃分忧耳”,哄cp技能满分直戳司马懿心窝,好好好不就是工作嘛接了。




等到再次面基失败回洛阳,曹丕技能读条完毕发大招了,“吾东,抚军当总西事;吾西,抚军当总东事”,这句堪比表白的诏书……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静静感受这份感情!很多后人指责正是因为曹丕将大权留给司马懿才导致了后来魏的灭亡,但在黄初六年司马懿很明显是忠臣身份牌,军中曹氏大将也都健在,曹丕如何能料到自己短命、叡叡也短命、曹氏后人还有智障者如曹爽。我愿相信这是曹丕作为帝王和一个人对自己大臣和爱人的信任,能力上和情感上的信任。所谓爱,就是将后背交给你,并肩看这天下。




黄初七年 226


司马懿 47


曹丕 39




五月,曹丕病重,召司马懿、陈群、曹真(有没有曹休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于崇华殿南堂,按虚岁算他才刚刚不惑之年,却已时日无多,托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虽然他把生死看得透彻,但如果不怕死还该怕什么?司马懿是第二次经历君主的死亡了,但曹丕是那个和他一道奋斗互相扶持起来的人,想必是特殊的。




五月十七曹丕去世,六月九日葬于首阳陵,不封不树,不得合葬。




嘉平三年 251


司马懿72




八月,司马懿在洛阳去世,九月葬于首阳山,不树不坟,不得合葬。




葬于首阳山应该算是作为臣子陪葬于首阳陵,司马懿可以选择陪葬于曹叡的高平陵,但他选择了曹丕,谥号“宣文”(一作“文宣”)也可仔细琢磨其中意味。这一年离曹丕去世已过了二十五年,司马懿独自活的年岁比丕司马二人相处的年岁更久,但情谊却未随时间改变。




经过实地考察和多方了解,洛阳地区应该是没有葬在山两侧永世不得相见的说法,反而是西汉有一种名为隔山葬(在墓内起墙)的间接夫妻合葬方式,如果将首阳山看作墙,那这二位共葬首阳实在值得回味。




首阳山不大,也许他们此刻正并肩站在山顶像当年一样共看这大好河山。




END




关于曹丕和司马懿之间的诏书、书信等存留非常少,可能是在晋朝整理史料时有意避开了这个问题,所以很可惜我们能直接吃到的糖并不多,但残留的只言片语足以展现他们二人之间的深切情意。




整理这个只是因为我写文总是搞不清楚年份和年龄,其实我根本不是考据党,作为一个丕粉也对仲达不算熟悉,求轻拍。感谢mizuki提供的大力帮助,爱你!顺便这个可以拿去给刚入圈的妹子卖安利呀,吃我安利——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懿肆琬兮:

摸鱼。说要还原那天的周郎,还专门爬起来打了草稿。结果……太高估自己的记忆力了……


老规矩第二张人物近身。顺便……最近好像挺高产的样子……是不是该表扬一下?

各种设定下的郭祭酒

米瑟_等着高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给嘉的设定=礼仪不规范+爱喝酒但不酗酒+浪但是不出格+只是免疫力差2333333


……:



 大概是想吐槽一下各种同人里郭奉孝的设定而开的脑洞

我眼中曹郭里的郭嘉大概是以下几种

①嗜酒好色

郭奉孝有雅量,而尤爱美色,一日大醉,笑谓其乡人曰:“吾孰与座上曹公美?”

乡人陈群曰:“美你大爷!”








②本体乌鸦







“奉孝啊——”







“嘎!”














③人多畏病







"明公?"







"奉孝,你身体不好快别劳动了。"







"明公,关于这件事……"







"奉孝,你身体不好,少说话省省力气。”







“明公。”







“奉孝,你身体不好......"







“虽然嘉体质不好。”







“?”







“但是嘉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④惇后嘉妃昱美人,桓桓嘉嘉亲母子(b站







曹操:“孤欲以五官中郎将为嗣,奉孝,你意下如何?”







郭嘉:“丕公子仁孝恭顺,必能继大业。”







曹操:“.......”







曹操:“从前我问你子修的时候你也是这么答的。”







曹操:“你无心政治我也理解,但不管怎样丕儿也是你儿子,敢不敢走点心?”







郭嘉:?







郭嘉:【恍然大悟】







郭嘉:“明公不提,嘉都要忘了。”







酒樽相对,二人相视而笑。







(草皮:喵喵喵?)














⑤其实很正经、







曹营中——







曹操:“郭奉孝乃知孤者!”







郭嘉:“咳咳。”







曹操:“与孤行同骑乘,坐共幄席。”







郭嘉:“咳咳咳!”







曹操:“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







郭嘉:“咳!咳!咳!”







曹操【终于察觉】:“唯憾人多畏病。”







郭嘉(没毛病):“......”







曹操:“奉孝,你身体不好,回去睡觉吧。”







郭嘉:“.......”














⑥听说笑倾三国里奉孝有只毛驴







郭嘉:“以吾观之,此驴必死于匹夫之手。”














------------------------------------------------------







之所以冒出这个奇怪的脑洞,是因为无意间和同桌提到《笑倾》







我:“《笑倾三国》里是不是有郭嘉?”







同桌:“是啊’”







同桌:“郭嘉有只小毛驴.......”







我:“他从来也不骑?”







这段对话莫名戳爆笑点,然后我就放飞了hhhhhhh







------------------------------------------------------------







最后还是说明一下







①、一般对奉孝“不治行检”的说法大致分为三种







第一是饮酒好色说,第二是官风不正说,第三种是最被广泛接受而且最靠谱的礼仪不当说即奉孝和曹总关系太密切不符礼制【行同骑乘,坐共幄席】







至于为啥第一种却流传最广,我想一方面是因为同人里“嗜酒如命”是一个很萌的设定,另一方面是易大手的锅







还有就是我想吐槽《请追增郭嘉封邑表》很久啊










故军祭酒、洧阳亭侯颖川郭嘉,立身著行称茂乡邦










陈群:“我有一句粗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②从前似乎有人按照郭嘉=乌鸦的设定写文,而且还蛮虐的




记得有读者提过一句什么,闻到鸦声嘲哳,便是我来找你了。







当时第一反应




郭嘉悲伤的叫道:“嘎——嘎——嘎——嘎——嘎——嘎!”




(郭祭酒:我选择死亡)




整个人都不好了hhhhhhhh




【因为我没有看过原文啦,所以如果真的写的很好有人很喜欢,希望万勿怪罪呀】




③据我几个月来所见,不生病的郭嘉不是好祭酒




真是有点过分啊,郭奉孝的标配居然不是奇谋是痨病?




④我真是想象不出郭嘉能对曹丕有什么慈父温情




按照一向的洒脱设定,奉孝忘了这个儿子也不是不可能223333




而且奉孝和曹总之间诡异的默契也是让人无话可说




分离二袁的那一回简直是老狐狸小狐狸一起坑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什么的也真是够了hhhhhhh




我明明记得父亲不会呼自己儿子的字,但《魏略》里又的的确确写了曹总称昂哥为“子修”







太祖病困,自虑不起,叹曰:“我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负也。假令死而有灵,子修若问‘我母所在’,我将何辞以答!







所以说好烦呐,都不知道称呼怎么弄了,各位将就看看吧




⑤因为“饮酒好色说”和“官风不正说”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否决,所以有些人就认为郭嘉也是一个比较正经的人,只是出身应该不高,对礼制的意识不如世家,




但是在我看来,能和曹公谈得很来的郭奉孝不可能不喝酒,他们两个应该是能把酒言欢的狐朋狗友朋友啊,曹操也是个妙人,曹操也爱喝酒。再说,酒都没一起喝过算什么朋友!对所谓的“魏晋风骨”,适当饮酒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啊【只要不像蒋琬上班摸鱼还被顶头上司逮个正着】~






杂谈郭奕、曹冲、曹叡的取字

流云天际:

声明:这只是一个脑洞,不要当真……


奉孝的儿子郭奕字伯益非常、非常有问题,因为这个名字非常不好。举例来讲就是我们现代人谁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崇祯”。


为什么伯益这个名字不好,有两点原因:一、伯益是帝王的名字,大禹禅让给伯益。二、伯益不得善终,他是被大禹的儿子启在夺位战争中杀死的。奉孝给自己的儿子起这样一个字岂不是既大逆不道,又不得善果(当然如果是奉孝死后郭奕寄居曹老板那,曹老板给郭奕起了这个字,那么更可怕……)


巧合的是,伯益(生于192——198之间)的同龄人,曹操的儿子曹冲(生于196年),他字为仓舒,仓舒是上古高阳氏八才子之首,一代名臣,和伯益是同一体系的。


(有观点说仓舒并不是曹冲的字而是小字,但曹总的儿子中比曹冲大的曹彪字朱虎,曹冲的亲弟弟曹宇字彭祖,说明用历史人名给儿子取字也是曹总的惯例。只是按冠而字的说法,如果曹冲十三岁死时众人已习惯用字来称呼他,那么他只能是按天子王侯的制度十二岁就加冠了……)


总觉得仓舒这个字更适合郭奕,如果开脑洞的话,我会说奉孝本来给自己儿子取字仓舒,然后让曹总抢了。仓舒是上古高阳氏八才子之首,辅佐尧成就功业,是一代贤臣。另外荀氏八龙的来源就是高阳氏八才子,而且刘邦有位非常喜欢的谋士叫郦食其,这个人为刘邦说来齐国七十城,却因为受韩信嫉妒而被烹杀,算是为刘邦的霸业尽忠而死。此人不拘小节,以高阳酒徒之名见刘邦,奉孝或许有自比之意。


---------------------------------------------------------------------------------
曹操在有意向郭嘉嘱后事的同时(建安九年到十二年期间),他选择的传后意的儿子是曹冲,这也很奇怪,曹冲非嫡非长,曹操再不遵循礼法,也不至于多次对大臣说要将位置传给小儿子却没有人反对。那么我可以推断曹操传后意给曹冲是合理的——传官不传爵。


我们知道东汉末年评价世家的说法有“四世三公”,这四世中,位列三公的应该是有才能的人而未必是嫡长子,曹操身为司空,他希望曹冲能像他一样位列三公,这样传后意就是合理的了,也没有理由被人非议了。


结合这两个孩子的名字,不妨大胆推测一下奉孝早年谋划魏代汉时的思路,我们知道在曹操之前,臣子合理而成功地改朝换代的例子为零,也就是只有失败的经验没有成功的经验(曹操按王莽失败的经验又走了一次,结果是曹魏直到灭亡也没一统天下),而奉孝找到了一个成功的经验——夏启成功地从伯益手中抢到了帝位建立了商朝。


所以,奉孝给曹操的规划是,你来当大禹,打下这天下,你的儿子来当启,等到你儿子长大的时候,他领的俸禄是你发的,他脚踏的土地是你打下的,天下再没有一寸汉土,这时就算你肯还政给汉天子(伯益),天下人也会一致拥护你的儿子取代汉天子建立新的王朝(这样的话忠汉的士人们也无话可说,因为那时候他们都至少五六十岁了,年轻的一代只知有曹家不知有刘家,自然可以和平合理合法地完成权力交割)。


那么这个计划可行吗?事实上是非常可行的,有一位验证了这个计划的可行性,这个人就是诸葛亮,诸葛亮去世时他的儿子只有八岁,可他儿子长大参政后,每当朝廷颁布一项好的政令,尽管不是诸葛瞻建议倡导。百姓们都会互相转告说:“这是诸葛武乡侯所提倡的”【瞻工书画,强识念,蜀人追思亮,咸爱其才敏。每朝廷有一善政佳事,虽非瞻所建倡,百姓皆传相告曰:“葛侯之所为也。”是以美声溢誉,有过其实。】。曹操死的时候,参政的是二十岁,有能力有志向的曹冲,天下人自然会奉曹冲为主,而不会想起那个被搁置了十五年的汉天子。


不过奉孝没想到的是,他留下的政局,和他留下的军事局面,都在他死后一年就面目全非了,建安十三年曹操废三公置丞相,这个问题还不大,甚至奉孝可能会赞同,因为不仅王莽是丞相,萧何也是丞相,曹操当丞相还是可以被士人接受的。问题是曹操直接杀了孔融,这就惹祸了。接着曹操又兵败赤壁,兵败赤壁的前后曹冲夭折,曹冲夭折之后曹操搞死了曹冲的好朋友周不疑得罪了荆州士人。至此,奉孝的计划就已经崩盘,曹操没法延续这个完满的计划,只好去当王莽的学生了。


-----------------------------------------------------------------------------------


另外曹丕的儿子曹叡取字元仲。舜以同姓女妻伯益,生嫡子元仲。鉴于差不多同时郭奕官太子文学,丕公子你什么意思……

孙策字伯符:

袁枚祭孙策● 祭吴桓王庙文,文风赞 👍“观绝公路之手书,宣昭大义;问刘繇之儿子,缱绻平生。虽神勇之非常,偏深情之若揭。” “望见兜鍪,陈平冠玉;再瞻谈笑,子晋神仙。”“三军无鸡犬之惊,千里有壶浆之献。”  “守土官袁枚,幼读史书,掩卷生慕。来瞻祠宇,雪涕沾襟。”      
       袁大才子不愧是孙策粉中的战斗粉扛把子,真情流露啊袁大大,策典故和其他典故用的太好了,拜读。 像策这个浑身上下都blingling闪着光的男神,生平由文笔好研究的透的袁聚聚写出来简直了。
下面上全文

祭吴桓王庙文

清●袁枚

       余年十七读吴桓王传,心感慕焉。后十年宰江宁,过铜井庙,有美少年像,披王者冕旒,英年奕奕。野人曰,是桓王也。余欷歔拜谒,奠少牢,为民祈福,而使祝读文曰:

       惟正值天地之睢剌,为孤露之童牙。初亡姑蔑之旗,便射徒林之兕。先破虏将军,玉玺方收,金棺遽埋,有功帝室,未享侯封。

       王收斟灌之遗兵,零星一旅;就渭阳之舅氏,涕泪千行。志在复仇,身先下士。神亭掷戟,立杆知太史之心;金鼓开城,解甲拜子鱼之坐。鸣角以招部曲,戌衣而习春秋。则有公瑾同年,舍道南之宅;乔公淑女,联吉偶之欢。自觉风流,私夸二婿;有谁旗鼓,敢斗三军。江有雾以皆清,陈无坚而不破。待豪杰如一体,用降兵如故人。逐奉佛之笮融,功高明帝;诛妖言之于吉,识过茂陵。起家曲阿,收兵牛渚。廓清吴会,奄有江东。

       百姓以为龙自天来,虎凭风至,势必山倾地坼,井堙木刊矣。而乃望见兜鍪,陈平冠玉;再瞻谈笑,子晋神仙。三军无鸡犬之惊,千里有壶浆之献。气吞魏武,避猘儿之锋;表奏汉皇,迎许昌之驾。盖不逾年而大勋集矣。不图天意佳兵,三分已定;丹徒逐鹿,一矢相遗。剑出匣以沙埋,日东升而云掩。天实为之,非偶然也。

       夫汉家之火德方衰,妖谶之黄龙已死。王如创业,美矣君哉。然观其绝公路之手书,宣昭大义;问刘繇之儿子,缱绻平生。虽神勇之非常,偏深情之若揭。就使请隧周室,谋鼎晖台,必非操、莽之奸邪,终见高、光之磊落也。而说者谓坐竟垂堂,勇忘重闭,未免粗同项羽,死类诸樊。不知伏弩军门,亦伤刘季;深追铜马,几失萧王。成败论人,古今同慨。彼齐武王之沉鸷,晋悼公之雍容,俱未轻身,亦无永岁,抑有何也?

       今者庙貌虽颓,风云自在。端坐悒悒,郎君之神采珊然;秋草茫茫,讨逆之旌旗可想。三吴士女,皆王之遗民;六代云山,皆王之陈迹。守土官袁枚,幼读史书,掩卷生慕。来瞻祠宇,雪涕沾襟。难从隔代以执鞭,误欲升堂而拜母。修下士天台之表,寄将军帐下之儿。愿安泰历之坛,永锡编氓之福。勿孤普淖,鉴此丹诚。呜呼!千载论交,王识少年之令尹;九原若作,吾从总角之英雄!

【各种资料。。】(转载)三国相关

米瑟_等着高考:

各种资料库:



三國古地名和今地名對照表




 2016-04-04 20:58:55




七星關:今貴州畢節西南七星山上,傳諸葛亮祭旗處。




九江郡:治壽春。轄今安徽淮南巢湖以北地區,魏改淮南郡。




下邳:國名(國與郡級別性質一樣,國的行政首腦稱相)治所在今江蘇睢寧西北,轄蘇皖北部各一部分。




上郡:治所在膚施,今陝西榆林東南。




上黨郡:治所在壺關,轄晉東南。




上庸郡:漢末始置,治所在上庸,在今湖北竹山西南。




山陽縣:今河南焦作東,漢獻帝被廢為山陽公即此地。




山陽郡:山東金鄉西北。




廣陵郡:治所在今揚州西北,當時屬於徐州管轄。




小沛:即沛縣的別稱。




義陽郡:湖北棗陽東南。




子午道:從長安東南的杜陵穿秦嶺到漢中的通道,南口在今安康。




天水郡:治所在冀縣,今甘肅甘谷東南,東漢時曾叫漢陽郡,魏改為天水。




五原郡:治所為九原,在今內蒙包頭西北,呂布為五原人。




五丈原:在今陝西歧山南,斜谷口西。




太原郡:治所在晉陽,即今太原市西南。




中山:漢時郡、國,治所在盧奴(今河北定縣)




長坂:在今湖北當陽東北。




長沙郡:當時治所在臨湘,即今湖南臨湘。




烏林:孫劉破曹處,今湖北洪湖縣東南,長江北岸的烏林磯。




巴東郡:漢末劉璋設,治魚復,即今四川奉節東。




巴郡:原來的巴郡在劉璋時被一分為三,分巴東、巴西和巴郡,巴西治閬中(今閬中),巴郡治江州(今重慶)




龍編:在今越南河內東,天德江北岸,為交州和交址郡治所。




平原:有時稱郡有時改國,治所均在今平原縣西南。




東平國:治無鹽,即今山東東平。




東郡:轄魯西和豫東北,治濮陽(今河南濮陽西)。




東莞郡:漢末設,治所在今山東沂水東北。




東海郡:治郯(今山東郯城北),陶謙時為徐州治所在郯,後遷到彭城。




北地郡:治富平,今寧夏吳忠西南。




北海郡:有時稱國,治營陵,今山東昌樂東南。




盧龍塞:即今河北喜峰口。




代郡:治代縣,今河北蔚縣西南。




白馬:在今河北滑縣,當時在黃河南岸,與北岸黎陽津相對。




白帝城:在四川奉節白帝山上,是東漢處公孫述建,他自以為是白帝,故命名。




漢中郡,治南鄭(今陝西漢中東)。




永昌郡:轄今雲南大理及哀牢山以西,治不韋,即今雲南保山東北。




弘農郡:治弘農縣,即舊函谷關地,在今河南靈寶北。轄黃河以南,宜陽以西。




遼東郡:治襄平,即今遼陽。




遼西郡:治陽樂,即今遼寧義縣西。




西縣: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屯兵處,在今甘肅天水西南。




西河郡:漢時西河郡轄今內蒙伊克昭盟東部及晉西地區。治茲氏,即今汾陽。




揚州:漢揚州包括江蘇的江南、安徽的淮河以南及浙江、福建、江西三省。三國時魏、吳各有揚州,吳揚州治建業,魏揚州治壽春。




夷陵:在今湖北宜昌東南。吳後改西陵,晉又改夷陵。




華容:今湖北潛江西南。




延津:今河南延津,當時在黃河以南。從延津東北至滑縣的渡口,也統稱延津。




合浦郡:治合浦,在今廣西合浦東北。




會稽郡:治三陰,即今紹興,轄浙江的錢塘江以南和福建。後吳又增設臨海、建安等郡,轄地縮小。




交州:東漢交州治番禺,即今廣州,轄今兩廣及越南北部。吳分交州為交州和廣州,廣州治番禺,交州治龍編(在今越南河內東),交州轄今越南北部和兩廣的雷州半島和欽州地區。




齊郡:治臨淄(在今山東臨淄)。




朱崖郡:孫吳時設置,治徐聞,在今雷州半島的徐聞縣西,稱海南島為朱崖洲。




并州:東漢和魏治晉陽,轄今山西大部以及內蒙、河北各一部。




米倉道:從漢中沿著濂水谷道和巴江谷道到四川巴中的道路。




江夏郡:漢時治安陸(今湖北雲夢),轄今河南、湖北各一部,三國時魏吳各有江夏,魏在上旭(今雲夢西南),吳在武昌(今鄂城)。




江州:即今重慶嘉陵江北岸。




汜水關:在今河南滎陽汜水鎮,也就是虎牢關,演義里把一個關兩個稱呼誤以為兩個關。




汝南郡:治上蔡,即今上蔡西北。




安定郡:治臨涇,今甘肅鎮原東北。




祁山:在今甘肅禮縣東北。




陽關:在今甘肅敦煌西南古董灘附近。




陽平關:漢陽平關在今陝西勉縣白馬河與漢水交接處,蜀漢的陽平關在在漢陽平關南,今寧強西北。




陰平郡:曹操時設立,治陰平(今甘肅文縣西北),後被蜀漢占有。鄧艾滅蜀時經過的陰平道是指從今文縣穿越岷山山脈,經過四川平武、江油到成都的道路。




麥城:今湖北當陽東南沮水、漳水之間。




趙國:即邯鄲郡,治邯鄲。




蒼梧郡:治光信(今廣西梧州),轄梧州及湖南、廣東一部分。




赤壁:一般認為是今湖北蒲沂西北的赤壁山,也有說武漢以南的赤磯山。蘇東坡把湖北黃岡的赤鼻磯誤作赤壁,又被稱為東坡赤壁。




鄴:今河北臨漳西南。是冀州和魏郡的治所。




吳郡:治吳縣(今蘇州),轄今蘇南浙北,包括杭州在內。




廬江郡:治所在舒城,即今安徽廬江西南。




廬陵郡:孫策時設置,治廬陵(在今江西泰和)。




沛國:治相縣,在今安徽,和沛縣即小沛是不同的概念。




汶山郡:治汶江,在今四川茂汶羌族自治縣北。




隴西郡:治狄道,今甘肅臨洮南,魏移到襄武,即今隴西。




陳倉:在今陝西寶雞市東。




陳國:獻帝時改陳郡,治陳縣,即今淮陽。




陳留郡:治陳留,在今開封東南陳留城。




昭陵郡:吳開始設置,治昭陵,即今湖南邵陽。晉為避司馬昭諱改邵陵郡。




青州:轄今山東東北部和河北的一小部分,治臨淄。




武昌:原名鄂縣,今湖北鄂城,孫權時改。




武威郡:治姑臧,今甘肅武威。




武都郡:治下辨道,在今甘肅成縣西。




武陵郡:治臨沅(今湖南常德西),轄今鄂西南、湘西及黔桂各一部分。




芒碭山:在河南永城東北,分芒山和碭山,演義中張飛一度在此落草。




昌邑郡:漢昌邑郡或國、山陽郡是同一概念,治昌邑,在今山東巨野東南。山陽郡和獻帝被廢後居的山陽縣不是一個概念。




昌黎郡:魏始設置,治昌黎,(今遼寧義縣)。




金城郡:轄今甘肅蘭州以西和青海一部分,治允吾(今甘肅永靖西北),漢的金城縣是指今蘭州,不在金城郡轄內。




京城:今江蘇鎮江,209-211年孫權從吳移治此。東晉開始改叫京口。




兗州:轄今山東西南和河北東部,治昌邑。




河內郡:轄今河南的西北部,治懷縣,在今河南武陡西南。




河東郡:轄今晉西南地區,治蒲坂,關羽為河東人。




河間郡:有時是國。治樂城,今河北獻縣東南。




河南郡:治洛陽,東漢時郡的首腦稱河南尹。




瀘水:今雅礱江下游及金沙江和雅礱江交匯後的一段。




油口:又叫油江口。赤壁戰後硫備曾駐軍於此,在湖北公安北,是古油水入長江口。




定襄郡:治今內蒙和林格兒西北。




官渡:在今河南中牟東北。




房陵郡:東漢房陵郡,魏改新城郡,治房陵,即今湖北房縣。




建業:今南京。




建寧郡:原叫益州郡,劉備時改,治昧縣(今雲南曲靖)。




建安郡:孫吳時分會稽設置,浙江、福建由此開始分治。治建安,在今福建建甌。




始興郡:孫吳分桂陽郡設置,治曲江,在今廣東韶關南。




始安郡:孫吳分零陵郡設置,治始安,在今廣西桂林。




沓中:姜維屯兵處,在今甘肅舟曲西、岷縣南。




城陽郡:治莒縣,即今山東莒縣。




荊州:轄今湖北、湖南及河南、貴州、兩廣各一部分。原治漢壽,在今湖南常德,劉表治襄陽,後吳魏各有一部分,吳治江陵,魏治襄陽。




勃海郡:治南皮,今河北南皮東北。轄今天津及河北、山東各一部分。




南陽郡:治宛城。




南郡:治江陵,孫吳曾移治公安。




滎陽郡:曹魏時始設置,討董卓時尚未有滎陽郡,更無滎陽太守的稱呼。




趙郡:在今河北邯鄲一帶,治邯鄲。




臨川郡:孫吳在今江西撫州一帶分豫章郡設臨川郡,治南城,即今江西南城東南。




臨渝:又稱渝關,即今山海關。




幽州:轄今河北北部、遼寧大部北京市和海河以北的天津市,治所就在今北京城西南。




信都郡:又稱廣川國,治信都縣,在今河北邢台西南。




濟陰郡:治定陶(今定陶西北)




濟南郡:治東平陵,即今山東章丘西,晉移歷城(今濟南)。




泰山郡:治奉高,在今山東泰安東北。




桂陽郡:治彬縣,即今湖南彬州,轄今湘南粵北。




常山郡:治真定,即今河北正定。




夏口:漢水入長江處,也稱漢口、沔口、魯口。孫吳在蛇山上築夏口城。




柴桑:在今九江西南,孫權在赤壁之戰前駐柴桑,他的治所仍在吳,只是把柴桑作為臨時指揮部。




逍遙津:在今安徽合肥東北。




徐州:治郯城,在今山東,曹魏時移彭城。




膠東郡:有時是國,治即墨,在今山東平度東南。




高陽郡:治高陽,即今河北高陽。西漢初酈食其自稱「高陽酒徒」,是高陽鄉,在今河南,與高陽郡無關。




益州:轄今四川、陝南、甘肅一小部分,湖北的西北部,雲貴大部。本來治雒(今廣漢北),劉焉時移綿竹(今德陽東北),再移成都。




益州郡:治滇池,在今雲南晉寧東,益州郡和益州是兩個概念。蜀漢改為建寧郡。




涼州:轄今寧夏、甘肅及青海、陝西、內蒙各一部分。原治隴縣(今甘肅張家川),曹魏移姑臧(今武威)。




琅邪國:治開陽,即今山東諸城,諸葛亮是琅邪人。




梓潼郡:劉備稱帝前分廣漢郡設梓潼郡,治梓潼,即今四川梓潼。




斜谷道:秦嶺太白山發源的褒水向南流入漢水,斜水向北流入渭水,利用這兩條河谷開闢的道路叫褒斜道,又叫斜谷道,斜谷的北口在今陝西眉縣西南。




清河國:治甘陵,在今山東臨清東。




涿郡:治涿縣,即今河北涿縣。




淮陽郡:治宛丘,即今河南淮陽。




淮南國:治壽春(今安徽壽縣),轄今安徽淮河以南部分。




漁陽郡:治漁陽,在今北京密雲西南。




涪陵郡:治涪陵(今四川彭水),劉備始設置。




梁國:治雒陽(今河南商丘南)。




博陵郡:治博陵縣(今河北蠡縣),建安末廢。曹魏時又改博陵縣為博陸縣。




博望:在今河南方城西南。




葭蔭:在今四川廣元西南,蜀漢改漢壽。




健為郡:治武陽(今四川彭山東),轄今四川南部和雲南貴州各一部。




街亭:在今甘肅莊浪東南。




穎川郡:轄今河南中部,治陽翟(今河南禹縣)。




魯郡:治魯縣(今山東曲阜)。




敦煌郡:治敦煌縣,在今敦煌西。




渭橋:漢時在長安附近有渭橋,中渭橋在今咸陽東十公里處,東渭橋在灞水入渭水處,西渭橋在今咸陽南。




零陵郡:轄今湘南桂北,治泉陵,即今湖南零陵。當時的零陵縣在今廣西全州。




蜀郡:治成都,轄地北到松潘,南至宜賓。




雍州:東漢末始設置,曹魏時轄今陝西中部、甘肅東南部及寧夏、青海各一部分。




鄱陽郡:漢末孫權設鄱陽郡,治鄱陽縣,就在今江西鄱陽。




譙郡:曹操在建安末年分沛國設譙郡,治譙縣,即今安徽亳州市。曹操是譙縣人。




黎陽津:在今河南濬縣東,是古黃河北岸的重要渡口,與南岸白馬津相對。




豫章郡:治南昌(即今南昌),原轄境大致同今江西省,後孫吳劃分了幾個郡,轄地縮小。




冀州:治鄴(今河北臨漳西南),轄今河北中部、南部和山東、河南各一小部分。




襄平:在今遼寧遼陽。




襄陽郡:治襄陽,即今河南襄陽。


【三国】关于文若的冷门八卦

米瑟_颍川中毒:

山阴道上:



     存个档www




     ***




      萌上令君,对于爱八卦的筒子绝对是一大幸事。相比我某些历史墙头那悲催的几页纸,还都写得跟简历似的,文若不时会爆些有趣小料,多少满足了某人饥渴的八卦之魂。这几天翻集解之类,竟然又有新惊喜。SO,忍不住全整理一下好了~




 




一  习凿齿《襄阳记》刘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                                       




      没错这条地球人都知道,各种诗词大手早已用烂。但是......看到下面这个版本,我承认还是忍不住笑了:




      刘季和性爱香,常如厕,还辄过香炉上。主簿张坦曰:‘人名公作俗人,不虚也。’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席三日香。为我如何?’坦曰:‘丑妇效颦,见者必走。公欲坦遁去邪?’季和大笑。




       比西施什么的......好吧是我脑洞太大。我家庾信还用过这个典:“张坦直谏,既称荀令之香;邹湛知言,弥见羊公之德”。




 




二   《裴注》又潘勖为彧作碑文,称彧“瑰资奇表”。




      《文选》潘勖荀彧碑曰:男女老幼,里号巷哭。




      后汉潘勖尚书令荀彧碑曰:夫其为德也,则主忠履信,孝友温惠,高亮以固其中,柔嘉以宣其外,廉慎以为己任,仁恕以察人物,践行则无辙迹,出言则无辞费,纳规无敬辱之心,机情有密静之性,若乃奉身蹈道,勤礼贵德,动咨事间,匪云予克,然后教以黄中之叡,守以贞固之直,注焉若洪河之源,不可竭也,确焉若华岳之停,不可拔也,故能言之斯立,行之斯成,身匪隆污,直哉惟情,紊纲用乱,废礼复经,于是百揆时序,王猷允塞,告厥成功,用俟万岁。




      潘勖那篇碑文,留下的零星三段也足以让人浮想了。真希望考古砖家们能发现点残碑遗迹(挖坟就算了= =)。赞语写得也很有文采,“高亮以固其中,柔嘉以宣其外,廉慎以为己任,仁恕以察人物”几句,跟子建似乎异曲同工。潘勖在献帝时任尚书郎,也是文若的直接属下,写这个时一定心情复杂。




 




三   《洛阳伽蓝记》西阳门内御道南有永康里。里内复有领军将军元义宅。掘故井得。石铭云。是汉太尉荀彧宅。




       这条也不算冷了。洛阳的话,大概是文若做守宫令时候?荀家在都城应该一直有宅子。




      《荀氏家传》太祖既定冀州,为公起大第于邺。诸将各以功次受居第。太祖亲游之,笑曰:“此亦《周礼》六勋之差也。”




      也是关于住房问题。




      “六勋”即“六功”,《周礼·夏官·司勋》司勋掌六乡赏地之法,以等其功:王功曰勋,国功曰功,民功曰庸,事功曰劳,治功曰力,战功曰多。在曹大心中,文若的功勋始终是第一等的。为文若建大宅第,也许是想让他搬来邺城这个独立的大本营,重新成为”吾”之子房。然而文若还是选择留在许昌,彼此的心也随着地理距离越发疏远了......貌似想得略多。这座宅子也许是公达住了XDD?




 




四   《荀氏家传》荀彧德行周备,其所规謩,以圣人为度。(规謩,规划谋议)




      《荀氏家传》惟我之先。生于有晋。人物盈朝。衮衣暐华。六世九公。不亦伟乎。磊落瑰奇。光昭合同。已独步于古今。拊万世而孩之矣。中兴丞相王公叹曰。自八龙以後。荣宠莫二。为天下贵门。




      荀伯子对自己家人苏得红果果啊,“自矜荫藉之美”不是虚的。不过荀家确实有傲的资本,“六世九公”什么概念......魏晋时,颖川荀的名号一提就是种光彩,对荀崧的评价就讲到“生于积德之族,少有儒雅之称”。




      《中说》或问荀彧、荀攸。子曰:“皆贤者也。”曰:“生死何如?”子曰:“生以救时,死以明道,荀氏有二仁焉。”




      顺带一提,《中说》作者王通是隋朝BUG级人物,贞观名臣房杜CP、魏征、李靖、陈叔达和温彦博等都和他颇有来往,有的还是他学生。另,他的孙子叫王勃= =。




      *** *** ***




      咳咳,下面极其无聊地数下有多少组二荀:




      ①荀靖和荀爽(叔叔们):




          或问许子将,靖与爽孰贤?子将曰:“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润。”




      ②荀彧和荀攸:不用说了~




      ③荀邃和荀闿(玄孙辈):




          明帝尝从容问王暠曰:“二荀兄弟孰贤?”暠答以闿才明过邃。帝以语庾亮,亮曰:“邃真粹之地,亦闿所不及。”由是议者莫能定其兄弟优劣。




      ④荀蕤和荀羨(六世孙):




         荀蕤,字令远,其弟荀羡,字令则。荀蕤有仪操风望,雅为简文帝为重。荀羡少有大志,后尚公主,拜驸马都督,至徐州刺史,累立战功,抚纳降附,甚得众心。时称二玉。




         荀家不缺玉~~




      *** *** ***




      《谢杜相公论祁杜二相书》故萧曹虽贤,不能变淫丽之体。二荀虽盛,不能变声色之词。房杜虽明,不能变齐梁之弊。是则风俗好尚,系在时王,不在人臣明矣。




      看到二荀和萧曹房杜并列,心满意足地滚走><




 




五   仲长统《答邓义社主难》荀彧问仲长统以社所祭者何神也?统答所祭者土神也。侍中邓义以为不然而难之,彧令统答焉。




      仲长统,也算文若的爱才吧,这种狂生也能纳进后宫,尚书令大人的确很有气场。这篇名字很像神马政治论文的玩意,大意是说对土神是祭祀之神还是配神有争议,而仲长统认为土神即是祭祀之神,看来文若也赞成。有人从这一点推断仲长统和文若都是古文派(难道马亲王的设定就这么来的?)。




 




六   《通典》后汉仲长统论散斋可宴乐。御史大夫郗虑奏改国家斋日从古制,诸祭祀皆十日,致斋七日,散斋三日。致斋、散斋之日内,有嘉庆之事,或言可贺会宴乐,或言不可。尚书令荀彧与台郎董遇议曰:“礼志云:‘三日斋,一日用之,犹恐不敬。二日伐鼓,何居。’。又云:‘君致斋於外,夫人致斋於内。’散斋则是事之渐。然则散斋未绝外内与宴乐之事也。今一岁之内,大小祭祀,斋将三百日,如此,无复用乐之时。古今之制,当各从所宜。若外张多日,而内实犯礼,乃所以废斋也。散斋宜从得会宴乐。”




      董遇,提出”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的那位,献帝时也是尚书郎。




      文若和手下郎君们(我没用错词2333)经常讨论礼制问题。“散斋”即“散齐”,一种祭祀前在宫中斋戒的礼仪,按郑玄的注,散斋应该“不御不乐不吊”。但文若童鞋吐槽说,一年有三百天要斋戒,再“不乐”,这样下去还让不让人听歌了?决定散斋时允许用宴乐。




      怎么说呢,无论这篇论宴乐还是论日食,抑或“君子之道,期于为善而已”,都能看出文若并不拘泥于繁琐礼节。诚然,他对“加强王权的神圣性有不尽的兴趣”,然而他对礼仪恢复或废除的考虑,都是将实用性放在首位的。文若的本色是偏法的实干家,哪怕修养再深,也不会成为荀悦那样的学者。此外,他的性格也有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倾向,对劝自己徇私的小人,也只是笑着婉拒而已。可以说,对人心的洞察和体谅,让文若在不触及底线时,乐意和光同尘,不露锋芒。




 




七   《汉纪》及党事起,颙亦名在其中,乃变名姓亡匿汝南间,所至皆交结其豪桀。颙既奇太祖而知荀彧,袁绍慕之,与为奔走之友。




      《汉末名士录》后荀彧为尚书令,遣人迎叔父司空爽丧,使并置颙尸,而葬之於爽冢傍。




      最后摘这两段,是对陈启云在《荀悦与中古儒学》 中的论点感兴趣,即何颙、曹操、袁绍和荀彧在党锢期间结成了所谓“秘密小团体”。陈老湿说得言之凿凿,搞得我赶紧翻书看看难道错过了什么惊天大咪咪,但所谓证据只有如上两条。我感觉不大靠谱,难波万,从曹荀初会阿瞒激动的表现看,这两人之前都不熟,更别说啥同志般的情谊了......难波兔,党锢期间老荀家也被整得很惨,文若也是谨慎的人,不会一时兴起去充财大气粗的靠山(青年版公达倒还可能)。不过陈老湿的神论还挺带感,而且何颙和荀家两代的确羁绊很深,文若把他葬在荀家,算是看做自己的家人了。可惜伯求兄没有看见革命胜利的那天(真到那天.....他大概会继续反政府额)。




 




八   《抱朴子·弹祢》(祢衡)云:“呼孔融为大儿,呼杨修为小儿。荀彧犹强可与语,过此以往,皆木梗泥偶,似人而无人气,皆酒瓮饭囊耳。”




     《金楼子·立言篇》祢衡曰:“荀彧强可与言,余人皆酒瓮饭囊。”




      成语”酒瓮饭囊“来源于此。小鹦哥(出自野猪君XD)祢衡对文若的态度似乎和裴注不一样。《抱朴子》是晋朝人葛洪所撰,《金缕子》是梁元帝萧绎的作品,年代隔得不算远,私以为还是有可信度的。由此可以看出祢衡大粉似黑的本质:”犹强可与语“——不就是傲娇过头么!




 




九    《后汉纪校注》长乐少府李膺、太仆杜密、尚书荀绲、朱宇、魏朗、侍中刘淑、刘瑜、左中郎将丁栩,颍川太守巴肃、沛相荀昱、议郎刘儒、故掾范滂,皆下狱诛,皆民望也。其余死者百余人。天下闻之,莫不垂泣。




       感谢兴平建安GN提供史料。如果“荀绲下狱诛”这事属实,文若最多六岁就没爹了_(:з」∠)_。但在围脖上和几位姑娘讨论过,觉得真实性存疑。荀绲和窦武确实有密切关系,然而因党锢牺牲这种荣耀如果真的存在,很难想象荀家会没有记录。我脑补的小荀彧一直是“爹爹疼叔叔爱,长文竹马来相伴,公达大侄子围着转”,和孤苦童年不沾边哈。而且如果荀彧荀攸荀悦这些第三代的精英都是“少孤”出身,荀爸爸们真有必要检讨自己的教育问题了!




 




十  《通典》山公启事又曰:“黄门侍郎荀彧,清和理正,动可观采,真侍卫之美者。”




      狂喷了一阵鼻血后,我又仔细看了一遍——山公启事?不是董卓是山涛?不是守宫令是黄门侍郎?看来这是另一位美人荀彧闹出的乌龙。不甘心的某人只好再挖些东西弥补自己(以下略偏题):




      《通典》(侍中)武冠,绛朝服,佩水苍玉。




      《通典》又宋孝武代,选侍中四人,并以风貌,王彧与谢庄为一双,阮韬与何偃为一双,常充兼假。




      《通典》齐侍中高功者,称侍中祭酒。其朝会,多以美姿容者兼官。欲以陆慧晓为侍中,以形短小,乃止。




        不知道选美姿容者为侍中是不是传统,还一双一双OTZ(邪恶猜想是两位貌美的荀侍中开始...)。建议大家把《通典》的侍中部分通读一遍,很多高能段子......




 




十一 《永乐大典·临汀志》罗彧字仲文,长汀县人。少聪悟,尝慕荀文若之为人,因名焉,登甲科,授将仕郎大理评事。




       《魏书》( 元彧,字文若,北魏宗室)彧本名亮,字仕明,时侍中穆绍与彧同署,避绍父讳,启求改名。诏曰:“仕明风神运吐,常自以比荀文若,可名彧,以取定体相伦之美。




        两个文若的粉丝,就这么...改名了。该说古人文化水平高么,改这个名儿也不怕别人念错。




    




        END


【丕司马】《御阙吟铃》R18

甜到哭泣

疏帘白月勾:





与 @🌑 太太的图文交易


*道具play 雷此请右叉


人物ooc可能有,本来脑的是甜宠,结果写成了两只老狐狸,捂脸遁走。




———————




黄初三年,霜序渐肃。




温如琉璃的光线从宫殿的雕窗映进,透过随风曳动的纱帘窗幔,将时间拖的缓极。花瓶里斜倚的花枝就这样在案上投出影子。




司马懿垂着眉眼,仍是往日的恭顺模样,执一缭着凉气的酒壶。微微抬腕,猩红的酒液倾出一个弧度,渐而盈满了剔透的水晶杯。




不知是弥散出的甘醇酒香让曹丕觉得心情大好,又或者此刻的阳光在司马懿脸上停留的光影实在俊朗,他的唇角勾起少见的笑意。




“朕等先生这杯亲酿的酒,足两年余。”




司马懿揽袖将酒壶搁在了冰鉴里,伏身谢罪,“都怪幼子顽劣,毁了那株葡萄藤,望陛下……”




“无心之失,”曹丕开口阻止了司马懿欲说的话,“不足怪。”他从御塌上起身,绕过桌案缓步走到跪伏之人的身侧。




司马懿听见脚步沉缓,低头看见玉佩的曳动的穗尾,那人没有虚扶起他,却是俯身扳起了他的下巴,“宫人都遣了出去,先生就还唤朕的字吧。”




抬头对上的那双眸,漆黑如浩然无垠的晚空,深邃而能纳山川星辰,让人看不透帝王的眼里究竟是情深缱绻,又或是上位者的征伐欲望。




“陛下,”司马懿跪行着退了少许坐正了身体,面上看不出一丝波澜,“陛下记得臣曾为先生,那么也应当记得曾授陛下'谨礼茂德,君行有道'。”




“先生的教诲,岂敢忘。”曹丕在司马懿身侧空位挨着他坐下,顺手拿起了先前斟的那杯酒。




薄而晶透的酒杯浑然天物,凝着一层雾般的水珠衬着酒光潋滟。佳酿初抵舌尖却是涩,而后在唇齿间绕度出那些酿造过的岁月与悠长果香。




“先生酿酒的技巧愈发纯熟,想来洛阳城也无人可出卿右。”




“为陛下效犬马尔。”




微风袭来带起帘幔翩然,扰动铜兽炉上沉香袅袅,也拂乱二人各有的心思。直至一杯尽了曹丕才搁下杯盏,“先生也是来劝朕伐吴一事的?”




司马懿有些意外会先被曹丕戳破,琢磨着这话里的危险意味沉吟了片刻,“是。”




他拿起一旁在鉴缶里冰着的酒壶,又仔细给曹丕斟满了一杯。书房的案几并不大,两人挨在一处坐着,柔软的衣料便彼此厮磨。




曹丕接过酒杯,“朕以为,至少能得到先生的支持。”




“臣是否支持,陛下都会出兵,明为震慑江东,实欲平臧霸之乱。”




曹丕看着司马懿望过来的眼睛,这双狭长的丹凤眼若被睫羽敛着便看不出什么,若他看向你,便知道那如鹰一般的目光有着能将人钉穿的锐利。




“先生既然明知,又来此意欲何为?”




“陛下初登大典,国基未稳而民心待安,急行兵事恐伤国根本。臣虽知陛下远志,仍不免夙夜忧虑,唯望陛下再加思度。”一句话滴水不漏地挽回局势与人心。顿了顿,司马懿目光落在送至曹丕唇边的水晶杯,“葡萄已经成酿,若不及时给陛下送来,想必又被昭儿偷吃光了。”




曹丕知他打趣,“师儿沉毅性雅,很是像你。昭儿活泼了些,但性格宽厚大气,行止之间颇有气度也不失为一将才。得子如此,先生也是后继有人。”




“陛下谬赞了。”




已是入秋,午后的风尚带有一丝暖意,吹进这小小的书阁让人慵倦。两人之间气氛稍缓,司马懿还欲再添酒,却被曹丕握住手腕摘下了酒壶搁在案上。他扶住司马懿的腰,不容抗拒地将司马懿揽进自己怀里,言语间灼热的气息都呵吐在鬓侧。“先生。”




司马懿的身上有种素朗好闻的香气,如同这秋日温煦的日光,宁静而让人安心。虽为“冢虎”之称,他全身上下除了那双眼睛,丝毫没有让人觉得胁迫的气息。




与许多拼命将才华表露在外的人不同,司马懿将自己敛藏的很好,好到几乎会忘了这个人其实深不可测。




“先生,朕自掌国印以来朝夕恪勤,安民休养不敢怠业,以求保世而滋大。也正因如此,青、徐之叛不可不平。何况……先帝以武起家,一统天下乃先帝遗志。朕为魏帝,亦为人子,伐吴一事朕不愿再缓,卿可明白?”




隔着衣料能清晰感受到腰间的熨贴,那里本来就是司马懿敏感的位置,即便曹丕还未曾挑逗,透来的热度足以让司马懿意乱。




“臣……明白。”短暂的缄默如同默许,司马懿看不见身后曹丕视线,只察觉到他的手从腰间攀上自己的领襟,向里探寻着过去的温存。“陛下奕世载德,不忝先帝。”




“仲达。”曹丕轻唤了他的字,扳过他的下颌,在他唇上烙一个不容躲避的吻。“既有忧虑,就为朕镇守许昌,如何?”




上挑的语气如同一把利刃,挑破了司马懿这半日以来的恭顺伪装,直教他无处可藏。帝王的话语虽然温存,却丝毫没有推却的余地,或许笃定了这结果就是司马懿想要的。




那么一瞬,司马懿有被窥探内心的恐慌感,他仍旧波澜不惊地抬眼看着自己昔日的学生、而今的君主。带着笑意看向自己的那双眸子如同晚空浩瀚辽阔,而且,也同样深不可探。




他与他是一类人,深沉,谨慎且一击必中,相缠在一起永远不知道究竟是谁算计了谁,只有彼此将计就计反将一军。司马懿看着漆黑的眼眸里映着自己的影子,嘴唇翕动,“诺。”




曹丕用手抚过司马懿的侧脸,这人狭长的丹凤眼如鹰一般的深邃锐利,曹丕偏就喜欢这种危险,喜欢如此难以归心的猛虎臣服于他。




今日司马懿劝伐吴一事,是他跟自己演戏,以退为进争取任用也好,是他真心谏主也罢,曾经怀疑他的人已经亡故,冢虎欲求出冢施展能力,而曹丕,也需要这样一位臣子,用来稳固自己的万里江山。




鹰也,狼也,凶禽猛兽等非强者不能御!而他曹丕,便是御虎以逐天下的帝王。




然而,司马懿自己也清楚,曹丕任用他却并未把实权交到他手上。再凶猛的虎,颈子上的锁链也还是攥在曹丕手里。




权利的顶峰,处处闪着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夺世子之位时是,可笑的是哪怕和最亲近的人也是。谁赢谁输?司马懿没有得到兵权,却已经向此迈出了一步。曹丕的确把司马懿掌控在手,却也不得不对司马懿委以重任。




曹丕吻上司马懿薄而柔软的唇,这次没有温柔,抵开齿关的蛮横侵占如同锱铢必较的博弈。这场天不知,地不知,唯有你知我知的较量,没有输赢。我不想扼住你,我只要你辅佐我,我只要你与我同心。




“陛下……”司马懿喘息着抬手抵住曹丕的唇,面庞还是板的一本正经,却根本掩饰不了被吻的泛红的脸颊。“陛下的酒尚未品完,若是温了,滋味就……”




话未说完就已经被曹丕压在了身下。曹丕用膝盖顶开司马懿的双腿,引得司马懿低吟一声。帝王一手撑着伏在他的身上,一手去扯开那些繁缛的衣带,传到他耳畔的声音低沉喑哑而带着威压,“仲达亲手酿的酒,何不与朕同尝?”




曹丕撩开司马懿的衣襟,拿过案上那凝着水雾的晶壶,唇角勾笑。




“陛下不可!”




然而为时已晚,那在绣金织锦的衣袖里的手腕微抬,冰过的葡萄酒就倾落在敏感的乳珠上,而后蜿蜒肆流在起伏不止的胸膛。




“啊——”冰凉的刺激由敏感之处霎时窜流过全身,司马懿皱着眉难耐地绷紧腰身,攥紧了那些被扯开的衣襟。




猩红的酒液如一条肆虐而凉滑的蛇,被白皙的肌肤衬的分外冶艳。曹丕伏在他身上,用舌尖去狩猎追逐那些泛着光泽的酒渍。






*以下请走不老歌


*打不开请在wifi状态下打开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4363&tid=3204074#Content







三国三人组 #闲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反封建迷信斗士

郭奉孝的暖床丫头:

纸糊上看到个问题说三国哪个三人组最厉害,回答都是说三杀的,好久不玩已经看不懂答案,然后想了一下演义跟其他向的:




最强鬼畜三人组:诸葛亮+王司徒+曹丞相


最强上将三人组:潘凤+方悦+刘三刀


官渡最强卧底组:郭图+许攸+淳于琼


东吴最强纵火团:周瑜+陆逊+东南风


白月光三人组:郭嘉+法正+周瑜


最强跑路组:刘备、曹操、吕布


最强嘴炮组:诸葛亮、陈琳、张飞


最强文青父子组:操、丕、植


不作不死组:祢衡、孔融、杨修


不作也死组:荀彧、毛玠、崔琰


反封建迷信斗士组:孙策、曹操、魏延


技能点在寿命组:廖化、来敏、吕岱


三大最强flag:吾有上将、谁敢杀我、摔杯为号




然后又想了一下我嘉的其他搭配:


郭嘉+曹操:互相吹捧组


郭嘉+诸葛亮:粉黑大战组


郭嘉+周瑜:吐血组


郭嘉+周瑜+诸葛亮:雷文担当组


郭嘉+司马懿:迷幻cp组


郭嘉+陈群:单方面the one组


郭嘉+孙策:“你丫跟我多大仇”组


郭嘉+贾诩:黑暗兵法组&“跟诸葛亮比谁更厉害”组




反正粉你嘉也挺心累的就是了…………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