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岁月不动声色地将他带走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懿肆琬兮:

摸鱼。说要还原那天的周郎,还专门爬起来打了草稿。结果……太高估自己的记忆力了……


老规矩第二张人物近身。顺便……最近好像挺高产的样子……是不是该表扬一下?

约翰要摸座头鲸:

你曾年少春衫薄。


ipad绘,上色app:paper、sketches,不知道为什么像素被压缩了,拿手指糊的色,没带触屏笔……_(:_」∠)_

仿佛打开了摸鱼的新大门……微之苏苏苏

我这就去买四六八十级词汇

懿肆琬兮:

令君,就你这一句话,我敢背到你亲的肾虚!

舔舔舔

懿肆琬兮:

摸着玩,现在太热突然想试个清新的………就当给周郎的衣服试个色(不过条漫里用到的是少年时的公瑾,用这个绿色会不会太奇怪?)